马斯克和扎克伯格的恩怨再度升级

2021-12-30 19:50:12 文章来源:网络

2021年就快过去,马斯克在“太空竞赛”中将贝索斯越甩越远的同时,或将展开一场与扎克伯格的“新世界竞赛”。

这场竞赛注定比太空竞赛更加宏大,开始得也更加隐秘。在完全不同的观念趋势之下,扎克伯格想带全人类跳进数字世界,而马斯克则**磕“现实”。

12月22日,马斯克对今年大热门“元宇宙”正式表态。在一档播客当中,马斯克透露出对头戴VR设备进入虚拟现实这件事的不屑。他用大白话形容这件事就是“整天怼个屏幕在脸前”,甚至调侃“我小时候妈妈总跟我说,别离电视太近……”。

Meta讲述的元宇宙故事,在马斯克看来似乎有些蠢萌,有些“小儿科”。而相对的,马斯克对人类的新世界另有主意。

在节目中,他提到了Neuralink脑机接口公司,并且直言:“从长远来看,Neuralink的脑机接口可以让你完全进入虚拟现实。”

过去,Neuralink在马斯克创办的若干公司中,存在感并不是很强。在2020年参与另一档**国知名播客PowerfulJRE时,他曾表示自己脑袋里装的事情,SpaceX和特斯拉占去绝大部分,而Neuralink**多占5%。在2018年他做客同一节目的时候,Neuralink的信息被谈及得甚少,马斯克甚至表明不确定这个项目什么时候能做出来。

今年,Neuralink的重要**悄然间变得更加重要。

在12月6日的《华尔街日报》CEO理事会峰会上,主持人让马斯克分别用60秒阐述SpaceX、特斯拉、Boring以及Neuralink在2022年的重要计划,唯独轮到Neuralink的时候,马斯克特别要求了多给一些时间。

他表示Neuralink脑机接口已经在猴子身上进行了一系列测试,并且都很成功。2022年,脑机接口有望实现**例人类测试,测试对象将是脊髓损伤人士,目前仍在等待FDA的批准。

Neuralink似乎来到了一个重要的突破节点之上。

马斯克曾直播展示脑机接口**币大小芯片植入猪脑

人类将会是缸中之脑、攻壳机动队,还是头号玩家,起点就在脚下。扎克伯格与马斯克,一个是**媒体大王,一个是征途在火星的超级梦想家,看似缺少交集的两人,终于在21实际的第三个十年有了交手的可能。

短时间内,展开的还不至于是对“消费者”的争夺,而会是激烈的观念之争。而以Meta为代表的元宇宙概念,与马斯克的脑机接口,其每一次进展与突破,都将会是争论的燃料。

A

马斯克和扎克伯格相互不对付,已经有年头了。

“怨”的开端有些尴尬,2016年,SpaceX发射猎鹰9号火箭,结果却发生****,任务以失败告终。而这次****,牵连了Facebook的一颗卫星。当时,这颗卫星正在猎鹰9号上,等着搭“顺风箭”上天。

之后,扎克伯格很不开心地在脸书上发文:“目前我在非洲,SpaceX发射失败,毁掉了我们的卫星,这令我深感失望。这一卫星原本要为非洲的许多创业者和其他所有人提供互联网连接”。

而这一点,当时马斯克是没作什么反应的,没想到两年之后,马斯克在一次转推中提及:“是啊,是我的错,因为我是个白痴。但我们确实给了他们一次免费发射,以弥补这一点。此外,我觉得他们买过保险了。”

真正让他们的恩怨升级的,是马斯克和扎克伯格观念的碰撞,那就是对待人工智能的态度。

在2017年的一次Facebook直播中,有观众问扎克伯格:如何看待马斯克对人工智能的焦虑。扎克伯格倒是挺勇的,直接开麦批评:“我认为那些反对者以及鼓吹末日场景的人,可能并非真的了解人工智能。这太消极了,在某些方面我认为是不负责任的。”

马斯克显然不高兴,发推称:“我和扎克聊过人工智能,他对这个领域的了解很有限。”意思就是,说得好下次别说了,你懂什么啊你?

在马斯克的眼中,盲目“喂**”人工智能是很危险的。

这里的盲目可能有几层含义。首先是有效的监管措施的缺位,其次是人工智能快速且不受控的发展,还有人类的过分**。

在12月22日的这次播客采访中,马斯克的这一观点与Neuralink形成了逻辑自洽。在马斯克的观点中,脑机接口之所以是人类的一条路,是因为人类远没有自己认为的那样聪明。AI的输出可能是十亿字节的级别,而人类则以10字节的速度输出,这样下去,未来人类很有可能没有办法和AI进行有效沟通。

“AI和人沟通,就会像和我们与树沟通一样。”

但在扎克伯格看来,这些担忧有些多余。他大有拥抱人工智能的姿态,要知道主流**媒体中,**早引入算法推荐的就是Facebook。

早在2006年,Facebook就推出**订阅流,采用的是工程师“凭直觉”的原始算法,2009年推出“点赞”功能,2013年就开始采用“信息突起”,将用户错过信息中相关****大的置顶。

而Twitter和Instagram(后者如今已经在Meta旗下),将信息流改版为算法推荐都是在2016年。国内的微**,开始做智能推荐**早能追溯到2012年。

成也AI,败也AI,扎克伯格惹上的麻烦大多与此相关。2018年,Facebook曾深陷“剑桥分析”丑闻中,引发全球数据**露风波。当下,他又因为煽动仇恨言论、不实信息、阴谋论以及加重未成年**孩容貌焦虑等问题身陷囹圄。

人们对扎克伯格极其**媒体帝国的担忧,并没有随着母公司改名Meta并正式进军元宇宙而终结,反而更加强烈。可以想象,在如今Meta正在构建的元宇宙当中,AI的角色只会更加重要。一位油管网友称:“我身边已经有很多人在说,不管Meta的元宇宙建得有多大,他们都不会去用。”

**媒体在你手上暂且“作恶多端”,让我们都生活在你一首打造的“元宇宙”里,那得多可怕啊?

就连Twitter推特的CEO杰克·多西都曾**表示,扎克伯格的元宇宙概念是“反乌托邦”。

在马斯克当选《时代》杂志2021年度人物后,扎克伯格的Meta喜提雅虎评价的“年度**差公司”。不管是大众评价,还是政府的态度,都在朝着“人工智能天使论”的扎克伯格不愿看到的方向跑去。

B

对人工智能抱有乐观态度的扎克伯格深陷“算法作恶”的批评声中,而“缺乏约束的算法会作恶”这件事本身,就与马斯克的观念是相符的。

尽管在观念之争当中,马斯克占了上风,但是这次对于元宇宙的表态,马斯克透露出的不是对Meta的批评或恐惧,而是对整个元宇宙概念的不屑。

别忘了,马斯克是“模拟理论”的支持者,他曾提到我们有极大的可能就生活在一个模拟世界当中,只不过我们自己不知道。从这个角度来看,他对于“模拟世界”的**,远远不是VR或AR等技术所能达到的。

他不是觉得元宇宙“危险”,而是觉得它“远远不够格”。

当主持人提到元宇宙“危险”二字的时候,一直侧耳倾听的马斯克甚至笑出声并且耸了耸肩。

马斯克在这次播客采访中有两点吐槽,一是使用VR设备总会有眩晕感;二是他不认为有人会全天都想戴着个屏幕在眼前。这其实是抛开了扎克伯格勾勒的愿景,在说当下虚拟现实的技术难题。

换句话说,现在讨论元宇宙会不会搞得天下大乱,人**丧失,实在太早了:“我们离消失在元宇宙里还远着呢。”

一**之间改名,带着自己的**媒体帝国allin元宇宙,扎克伯格也许看起来激进,但在这之前,是元宇宙这个概念近半个世纪的发展,以及VR、AR等技术数年的发展。

今年3月,Roblox上市,才是掀起这场元宇宙热潮的“罪魁祸首”。世界上本没有Meta,有了元宇宙的风口,才有了Meta。在路径选择上,小扎实在称不上激进。

媒体老油条马斯克在批评元宇宙的同时,不忘自黑保守:“我是不是就像1995年那些认为互联网只是一种风尚、永远不会有啥意义的人一样?”

这种自黑听听就好,虽然从31岁卖掉贝宝PayPal开始,马斯克就开始“**磕现实”:移民火星、太阳能、电动车、地下交通、脑机接口……嘴上说着“可能是老了”,但他的激进藏都藏不住。

就拿脑机接口来说,不光是该领域的研究者们纷纷跳出来表示,马斯克对于脑机接口的畅享并不现实,甚至是错误的。而且采用侵入式方式植入芯片,不管是在动物还是人类身上,都面临着伦理挑战和法律风险。

虽然马斯克自己说,Neuralink所奉行的**比**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要高,所以不担心不过审。但同样(参照马斯克的说法)**比政府规定高的特斯拉,也在推进自动驾驶系统的过程当中遇到了不少伦理压力。

不论马斯克如何拍胸脯,称**高、可无损伤取出,在脑袋上开个洞放芯片这种事,未来遭遇的伦理压力只会比特斯拉更大。

C

Neuralink几乎从一开始就面临着瓶颈,就像一个倒扣的瓶子,难处在开头,跨过那道坎将是至关重要的节点。这也是他今年年底多次提及Neuralink的原因,如果真如马斯克所言,2022年可以实现首例人类测试,那么给世界带来的震撼将会是巨大的。

不要误会,马斯克也并不是脑机接口领域的先驱,这个领域的广泛应用已经有二十多年历史。但是仅仅五年的时间里,Neuralink在相关产品工程化方面的能力,以及马斯克强大的舆论能力,已经为该领域做出了贡献。

今年4月Neuralink在油管发布了名为《猴子意念乒乓球(MonkeyMindPong)》的视频,啥片头结尾都没有,内容和名字一样**,总共就3分27秒,如今已经累积了564万次观看,11万次点赞。

在视频中,9岁的猕猴盯着电脑屏幕打乒乓球**,它在此视频拍摄前6周刚刚植入了Neuralink。

**区的**高赞**是这么说的:“送给未来看到这个视频的孩子们:此时此刻,这玩意看起来又新鲜又酷。”

而隔壁科技巨头公司改名Meta后发布的宣传视频,1个月过去的播放量是460万观看量,**区关闭,账号的粉丝数20万,比Neuralink少10万。

Neuralink的猴子测试视频,尚且能让人们震撼至此,你能想象视频中的猕猴变人类、打乒乓变轮椅中站起吗?

如果说过去脑机接口的故事讲起来,还有些骇人听闻和复杂和零碎,那么元宇宙的风刮过,倒无意间为马斯克提供了便利。

在元宇宙浩浩荡荡来到的当下,马斯克搞了好几年的脑机接口,突然变得不那么遥不可及,新世界的故事,马斯克也能讲。

接下来的故事如果朝着“新世界”蓝图的方向讲,脑机接口,也许真的会成为小扎的**大心腹之患,两人的多年恩怨,也可能在这里收束。等待我们的,也许是小径分岔的花园,而这种不同选择之间的对峙,要远远好过别无他选地跳进未来。

东方网记者曹磊12月27日报道:今天下午,百度Create 2021(百度AI开发者大会)在“希壤”APP召开,这是国内首次在元宇宙中举办的大会,可同时容纳10万人同屏互动。此次大会聚焦“创造者**神”,百度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李彦宏表示,人机共生时代正在到来,创造者们将迎来**人工智能的黄金10年。未来10年,AI将成为改变世界的有力工具,千行百业将被智能化重构,人们的生存空间将大大拓展。

李彦宏在演讲中详细阐述了人工智能如何助力产业发展、拓展人类能力边界以及让人工智能更好地造福人类。百度首席技术官王海峰发布了百度智能云数字人**“曦灵”,并详细介绍了百度依托于百度大脑、飞桨等技术**为机构和创造者提供的技术支持。基于在人工智能领域十几年的思考和实践,百度给出了人工智能发展的**路径。

在李彦宏看来,智能交通将是影响未来10-40年的重大变革,可使5年之内**一线城市将不再需要限购和限行,10年之内基本解决拥堵问题。他认为,智能交通可以解决三大问题:**,减少90%道路安全事故。第二,系统解决拥堵问题。第三,自动驾驶和智能交通可以助力碳减排。

百度从自动驾驶出发,基于聪明的车、智慧的路,把人工智能、5G通信、云计算等技术深度融合到交通领域。今年三季度,百度无人出行服务品牌“萝卜快跑”共提供11.5万次的乘车服务,成为全球**大自动驾驶出行服务提供商。“萝卜快跑”计划在2025年扩展到65个城市,在2030年扩展至100个城市。百度AIR智能道路系统将在全国数十万个城市路口实现“城市级”信控实时优化,并在全国数**公里道路实现对车辆的安全护航。

大会现场,王海峰发布百度智能云数字人**“曦灵”,该**可为各行各业提供多种数字人生成和内容生产服务,进一步降低数字人的应用门槛。为听障朋友提供手语服务的AI手语主播、**网数字人小C等,也在大会上亮相。目前,百度打造的系列数字人已遍布各行各业。

11年前,百度开始深耕人工智能领域,并坚持开源开放的理念,为没有技术资源和研发能力的机构和创造者提供技术**,推动人工智能技术发展。

百度大脑不仅为创造者准备好了“AI工具箱”,更为社会和产业的智能化转型提供了技术“大底座”。王海峰表示,百度大脑已经具备**化、自动化和模块化的工业大生产特征,进化为AI大生产**。百度大脑**新核心技术突破——知识增强大模型“文心”已于近日发布,其中,百度联合鹏城实验室推出全球**知识增强千亿大模型“鹏城-百度·文心”,在60余项任务上取得业界**好效果。

此外,百度还开创了与政府、企业、高校联合培**AI人才的新模式。今年8月,百度成立“百度松果学堂”,以飞桨为依托,融合AI基础课程、实践教学、技术竞赛、产业实训、科研基金,打造AI人才培****。

截止目前,百度已经培**超过100万人工智能人才。李彦宏在大会上表示,未来百度还将持续推动AI人才培**,五年内为社会培**500万AI人才。

来源:东方网

上一篇:如“铠甲”一般无坚不摧 餐企披上“数字外衣”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格尔木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