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绿灯”是我们两代军人家庭的生活记忆……

2022-09-23 02:07:43 文章来源:网络

来源:

解放军报**发布

“红绿灯”记忆

■王同富

“八一”前夕的一个**,我与几位退役老战友漫步在海岸边。前方军港出海口,航标灯红绿交替地闪烁着。回到家,我的小外孙已乖乖地抱着“红绿灯”小被子上****了。这让我又不禁想起我家的“红绿灯”记忆。

1987年“八一”前夕,我跟随所在部队的几位领导驱车前往我的家乡辽宁省东沟县(现为东港市)执行一项任务。任务完成后,团领导给我批了5天假,让我与新****子团聚。

那天午饭后,我们进入一家国营百货公司,**子立刻被销售布料的柜台上的一匹棉质花布吸引。

“瞧,这花布图案,多像你们军港的红绿灯?”**子扯着那匹棉布让我看。我一瞧,这花布黑框绿底,红绿黄三色圆形图标点缀其间。我对**子说:“确实像红绿灯,好看。”于是,6角钱一尺,**子让营业员扯了5尺……

时光匆匆,我们很快又开始了两地分居生活。我返回部队3个月后,**子来信报喜说,我要做爸爸了。她还说,我岳母已用“红绿灯”棉布给我们还未出世的孩子做好了一件小棉袄。

1988年春,**儿出生了。我也刚好赶回老家休假探亲。当时,岳母买来新棉花,准备用剩余的“红绿灯”棉布边角料,为孩子赶做一**小被子。那天,我看着岳母戴着老花镜,一针一线开始缝,便对她说:“妈,让我试试。”说完后,我接过针线认真地缝起来。岳母见状,惊讶地说:“想不到你这五大三**的样子,还会针线活?”

其实,自从踏入军营,生活琐事,一切全靠我自己。那年,在送老兵退伍前**,一位老班长带我连**为退伍老兵们做了三**被子。因为当时手艺还不熟练,我手指一**被针扎破好几回。

**儿出生的第12天,我便要赶回部队了。临行前,我不舍地抱了又抱用“红绿灯”小被子**裹的**儿。后来,当我再次回到家乡,**儿已经开始手扶炕沿歪歪扭扭学步了。那些天,她常常穿着“红绿灯”小棉袄,盖着那**“红绿灯”小被子……

我在部队服役期间,工作经历过多次调动。**子随军前的那几年,每年都会带**儿千里迢迢赶来部队探亲。每次,她们母**俩都要带着那**“红绿灯”。

1994年,**子带着**儿随军。随着**儿渐渐长大,那条“红绿灯”小被子也下了“岗”。一家三口团聚后,我们每次**一起去散步,都会驻足远望军港那“红绿”航标灯。

眨眼间,**儿到了谈**论嫁的年龄。她的志向一直是找一位军人作伴侣。也许,世间真有缘,**婿恰好在我曾工作过的那座军港服役。更为巧合的是,当那座军港出海口航标灯红绿交替闪烁时,两个年轻人在海岸边相见。

2020年1月,**儿也做了母亲。虽然她与**婿同在一座城,但**婿因为工作无法经常回家。我常对**儿说,你作为军人家属,理应全力支持他。

后来,我的小外孙出生了。**儿当年用过的那**“红绿灯”小被子,被我**子找了出来,重新拆洗,又盖在了小外孙身上。那“红绿灯”的布料已经30多年了,颜色依然鲜艳。满月后的小外孙,对“红绿灯”小被子显得格外感兴趣。**儿说,那是因为小被子上鲜艳的颜色能够抓住婴儿的眼球。但**子说,也或许是因为小被子上面有三代母亲的味道。是啊,当年岳母把新棉花一片一片地贴在棉布里的场景以及她与我的对话,仿佛还在昨天。如今,**子又从箱底找出它,换上了新棉花。我们的**儿也成了军**和母亲。

小外孙过了百天,**婿从部队回家。那时,小外孙已会用小手抓住“红绿灯”小被子。**子说,这像极了**儿当年喜欢“红绿灯”的样子。不**后,**婿再次执行任务,直到外孙过1周岁生日时,才返回母港……如今,小外孙两岁半,能够满地跑了。每天**,他把“红绿灯”放在身边,才会安心**。

往事如**,**不变。我知道,这“红绿灯”是我们两代军人家庭的生活记忆,是两代军娃的童年写照,更是两代军**牺牲奉献的缩影。

(本文刊于《解放军报》2022年7月31日“生活周刊”版)

来源:**军网-解放军报

新疆军区某边防团紧急为被暴雪围困的深山哨所送给**——

风雪边关见证战友情深

■徐强李荣荣解放军报记者李蕾

天山南麓,暑月飞雪。受极寒天气影响,别迭里大山深处突降暴雪。进出山口的路被封锁,乌宗图什河哨所的给**物资消耗殆尽……

这是一个季节**哨所,距离新疆军区某边防团别迭里边防连50多公里。通往哨所的道路崎岖、交通不便,途中还要翻越海拔4000多米的穷铁列克达坂。

清晨,天刚放晴,该团党委立即派人为乌宗图什河哨所送给**。接到命令后,别迭里边防连官兵迅速备齐物资,列队登车。2辆铲车和1辆挖掘机在前面清雪开路,载着物资和官兵的巡逻车紧跟其后,向哨所开进。

车队驶至山路一处弯道时,雪崩后的积雪拦住了去路。虽然铲车开足马力抢修道路,但进度缓慢、收效甚微。

“天气变化快,必须抢时间!”官兵心急如焚。他们来到附近护边员家中,费尽周折找来4头牦牛。卸车、装载……一番忙碌后,官兵让牦牛驮上满满当当的给**物资,向着40多公里外的哨所缓缓攀行。

下午1时许,官兵终于来到穷铁列克达坂脚下。此时,天空阴云密布,山风呼啸。不一会儿,寒风裹着雪花迎面袭来。积雪渐厚,山路陡峭,大家牵着牦牛,深一脚浅一脚地吃力前行。爬至半山腰时,一匹牦牛陷入了雪窝。大家费尽力气将牦牛拉了出来,谁料另一匹牦牛又出现意外……

官兵索**背起物资向上攀登。一路上,他们你搀我扶、相互鼓励、艰难前行。每走一段路,便停下来调整呼吸、清点人数。

空气越发稀薄,几名同志出现高原反应。中士何鑫嗓子干痒燥热,索**抓起一把雪塞进嘴里“降温”。“同志们,跨过达坂就是目的地,胜利就在前方!”走在队伍**前面的队长郭金宁,不时给大家加油鼓劲。

攀爬,登顶,翻越。13个小时过去了,前方天地皆白,依稀可见有人移动——那是前来接应的哨所官兵……

上一篇:当青春遇上特战,他的选择是……

下一篇:最后一页
“网站整改中,内容已删除!”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格尔木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