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突发“大规模伤亡事件”!

2021-11-24 15:04:27 文章来源:网络

美威斯康星州假日巡游活动突发意外,汽车冲撞人群造成至少1人死亡20人受伤

据“今日俄罗斯”(RT)、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等外媒消息,当地时间11月21日下午,美国威斯康星州沃基肖县举行假日巡游活动。突然之间,一辆汽车撞向人群,造成至少20人受伤。警方已找到可疑车辆。另据路透社最新消息,此次事件造成至少1人死亡。

(RT报道截图)

CNN提到,根据警方的说法,巡游期间,一辆红色SUV突然冲入人群当中。在社交媒体上流传的视频显示,现场一片混乱,尖叫声不断。

,时长00:25

lh

来源:赣州南康检察

原文标题:The Rot of Democracies

来源:The Atlantic

作者:Eliot A. Cohen

作者介绍:埃利奥特·科恩是《大西洋月刊》的特约撰稿人,也是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研究学院的教授。

翻译:孙慧琪

校对:柯曼琪

和煦的阳光照进我的书房,书架上摆着已故伟大学者扎拉·史坦纳的两部历史著作,分别是《消失的光芒》和《黑暗的胜利》,每部都涉及20世纪20年代和30年代的国际政治。当我得知弗吉尼亚大学政治中心的最新民调结果,这两部书便映入我的脑海。民调显示,拜登和特朗普的选民中有约四分之三的受访者表示,反对党的领袖是“目前美国民主显而易见的威胁”,尽管有第一修正案在先,美国还是应该引入审查制度。

记者大卫·弗伦奇和罗伯特·卡根在文章中的论述引起了人们对两次世界大战之间岁月的恐惧,揭示了美国民主的崩溃。即便有人认为这些文章低估了美国政治制度的韧性,但相关数据可以支撑他们的观点。现在美国和世界发生的种种都会让人联想起叶芝《二度圣临》中的两战之间的时期,“恶者横行于世/善者无所凭依”。

史坦纳带给我们的启发是现在美国的问题已经超过了国家范畴。所有的历史类比都不能让人完全信服,论辩者若搬出希特勒归谬论,总被视为是孤注一掷。因此我们不妨先假设现在世界上没有希特勒或斯大林统治重现的迹象,尽管这并不是将当前类比两次世界大战之间岁月的理由。令人不安的是民主制度的衰落,在这方面,我们可以从世界大战间期汲取教训。

那段岁月的真实记忆已随老一辈过世逐渐消散,不过当时的确取消文化盛行;乔治·奥威尔早就感觉到了这点。一方面,痴迷于共产主义或是坚信“左翼没有敌人”的群体以阻止批评者出版作品或找到工作为幸事。另一方面,有一群彼时叱咤风云、如今落寞的人则被民族主义毒害,从日后轴心国的表现中便可窥得一二。

那段时期,内部政治暴力猖獗,1934年2月6日由右翼组织发起的巴黎暴乱标志着法国内部暴力的高峰(很多领导人物随后在合作主义的维希政权中找到了归宿)。更危险的是,越来越多的人认为,议会民主制度并不足以应对一战后四分五裂的局面带来的挑战。后来成为美国保守派的詹姆斯·伯纳姆宣称“新的管理者”将会而且应该接管国家,因为代议制政府已无法管理整个国家。相当一部分理智的群体也认为民主制度无法解决当时的经济问题,甚至连温斯顿·丘吉尔对此也有疑虑。

在那个经济动荡的年代,蛊惑民心的政客大行其道,而且绝不仅限于欧洲。富兰克林·德拉诺·罗斯福将“一代王鱼”路易斯安那州长休伊·朗列为美国最危险的人物。仅对人类影响而言,2008年金融危机的冲击、新冠疫情、全球化以及信息技术的扩张都无法与大萧条相提并论,但也让许多人失业、丧失个人自主权(例如卡车司机)和尊严,引发的激进与不满情绪也滋生了美国的特朗普主义和其他国家的类似现象。

美国的20世纪30年代是孤立主义思潮的顶峰,这一思潮兴起的一部分原因是对第一次世界大战行为和结果的厌恶,尽管这种过度渲染的厌恶并非基于对事实的全部了解。这也不难理解像耶鲁大学等精英组织的学生积极参与“美国优先”运动,誓要将美国脱离“旧世界”的战争,类似种种现今依然存在。

一切皆有缘起,这些现象都是一个表面分崩离析实则紧密相连的世界的产物。虽然当时的世界并不如今日各国之间的联系密切,但抨击印度政府和印度民族主义的美国南亚学者仍会收到充满仇恨情绪的邮件和死亡威胁。更糟糕的是,自由之家组织的记录显示,专制政府可以超越国家的界限去惩罚、胁迫或者杀害异见者。更糟糕的是,他们不会因此付出代价。

总而言之,这样看起来自由民主似乎陷入糟糕的境地,事实确实如此。民主制度没有纳粹主义这样具有杀伤力的、综合的先进意识形态,即便这种情况可能会发生变化。可以确定的是不管是阿里·哈梅内伊还是金正恩,手中都握着致命武器,能够反复并成功镇压本国或世界其他地区的异见者,这点让人惊奇。即使是像委内瑞拉尼古拉斯·马杜罗统治下腐败且无能的政府也可以在内外部的压力下坚持下去,部分原因是跨国援助和企业的帮扶。

情况可能会越来越糟。我们还不能预见针对性的生物武器、无处不在的监控、各种类型的无人机等新科技把我们带向何处。我们还没有看到气候变化带来的全面影响,也无法预测如果有人贸然使用核武器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丘吉尔谈到世界可能会陷入“新的黑暗时代的深渊,腐败的制度会让这个时代更加险恶、时间更长”。现在看来丘吉尔的这番话并非全无道理,而且还有可能发生。如果我们能从20世纪的前段学到什么东西,那就是不幸和可怕的行为会重复发生,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10年内,试图将分裂的世界重新拼凑到一起的政治家对此深以为然。

那个年代和当今时代最大的不同可能在于美国扮演的角色。在前景渺茫的1940年,英国似乎就要对纳粹投降了,丘吉尔仍能高喊出“用所有的力量创建新世界”,继续前行“以拯救和解放旧世界”,这并不是巧合。

丘吉尔可以把希望寄托在当时世界第一经济体和最有活力(尽管动荡不安)的民主国家——美国。而现在的问题是美国身后并无这样的国家支持。如果美国内部分裂,党派之间纷争不断,退出国际政治的舞台,那世界秩序也会分崩离析。当美国亲密盟友——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高级外交政策官员以美国目的的不确定性为由,辩护本国与土耳其和伊朗达成初步和解的努力,“阿富汗绝对是考验,说实话,是非常令人担忧的考验”,我们便可从中感受到美国政治制度的衰败。

今天,美国人的问题是内部的争斗和幻想,最终可能导致孤立主义或自我陶醉。很多人仍然会以看待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方式看待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尽管两者的规模大相径庭。还有更多的人在全球贸易和商业中只看到了当前供应链断裂和制造业工作流失的现实。这对美国,甚至是全世界来说都是一个危险的信号,因为如果没有美国的金融、文化和军事力量,由法治、公民和宗教自由、自由和公平选举定义的民主政治也会承受巨大的压力。我们知道,以各种方式定义的自由在过去十年甚至更长一段时间内一直在衰落。罗斯福和他开明的共和党对手,包括1940年总统竞选的对手温德尔·威尔基都理解,在一个专制的世界里,美国崇尚的自由也会岌岌可危。不知现在美国的政客、民众或者精英群体是否明白这一点。

扎拉·史坦纳将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的部分原因归于“国际体系的原子化”。她在书中写道,各国“开始遵循自己独立的轨迹,想要在一个不断被削弱的国际秩序中站稳脚跟”。她的叙述并不血腥,但是比起那些仅仅关注30年代暴君崛起的文章更有深度。内乱不断的美国将举步维艰,如果无法产生全球影响力以维持那些好的行为和统治方式,我们的命运将走向无法估量的深渊。

来源:海国图智研究院

上一篇:多数美国人计划感恩节聚会 专家:必然迎来前文部科学大臣林芳正担任外务大臣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格尔木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